昔日東柏林境內的殘留柏林圍牆已成為塗鴉藝術家的聖地,見證東西柏林的分裂。